没猫的塵鞅

低产咸鱼
WB同名,欢迎来找我玩ヾ(✿゚▽゚)ノ

收到太太的挂件了!!实物有那——————么可爱!!!疯狂为太太打call!! @Pia!(o ‵-′)ノ”耳

少壮不努力,老大没完没了画锦鲤。

小声逼逼

かくや:

我不会为了虐而写刀 也不会为了甜而发糖
故事的情节和发展不是我决定的 它不是死的东西 我希望我写出的人都是活的 所以结局只有走到最后一步才能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至于所谓的hebe 我认为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 所谓的be是什么?美人迟暮?英雄屈膝?挚友反目?爱而不得?
但美人还是能拨弄着琴弦叙叙自己曾经的美丽,英雄弯下的失掉的尊严也总会从敌人身上找回来,反目的挚友但最后还是对方最好的对手,得不到的那个人永远是心里的朱砂痣白月光,垂暮之时还能说上一句——我曾爱过他。
所谓的be到底是什么?
出世脱俗的美人嫁给了穷苦人,每天算计着柴米油盐,因为一两角的钱斤斤计较,三十不过就成了黄脸婆,再看她的时候,也不过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村妇一个。
英雄刚过花甲,年老体衰的也成了个普通人,晚上散布的时候碰上抢劫的小混混,一言不合就被捅死在了小巷子里,鲜血流了一地,到最后,尸体都烂的发臭,也没人发现他的尸体。
反目的挚友心心念念着那个唯一的对手,日日夜夜的想尽心思要把对方击退,最终却眼看着对方死在了别人的枪口底下。
爱而不得的最终还是到了手上,才发现朱砂痣不过是一抹蚊子血,白月光也就是嘴边的一粒白饭。
都知道悲剧是把好的撕开来给人看,但要是补上了裂口,也就不是悲剧了。不是人死了就能叫悲剧,也不是人都活着就是好结局。
但我喜欢一对cp只想看他们谈恋爱。

【维勇】年轮之外的你

文风巨可爱!!

凉茶书屋:

·把网盘里的旧文废稿还有脑洞清一清……


·AU,冰精灵维克托x木精灵勇利


·OOC,烂尾


·学龄前儿童童话向文风


·中间间隔时间很长,所以文风改变巨大


 


·


在一座宁静的,美丽的小森林里,住着一位小小的木精灵。


他的名字叫做勇利。


勇利既善良又单纯,谁要是有什么困难他一定会跑去帮忙,所以森林里的大家都很喜欢他。有什么好吃的都会送给他一份,有什么好玩的都会找他一起玩,森林里有什么有趣的事儿发生了,也都会跑来告诉他。


森林里的生活很祥和,大家都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除了森林里的小伙伴们,勇利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


这一年春天,勇利从漫长的冬眠中醒来,准备迎接春天的到来。一睁开眼,住在小溪边的花精灵小优急急忙忙跑过来,叫勇利和她一起去小溪边。


“小溪里有一个陌生人在哦,头发又长又白,谁都没有见过他。”


森林里怎么会有陌生人呢?勇利觉得很好奇,跟着小优跑到小溪边上。他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探出头来朝小溪望。还漂着些小冰块的小溪里真的有一个他没见过的人,光着脚站在水中心的一块浮冰上。


勇利躲在石头后面看不见陌生人的长相,只能看到他像绸缎一样又长又光滑的银发。勇利自己的头发是黑褐色的,和树干的颜色一样;小优的头发是粉红色的,和花瓣的颜色一样;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银白色的头发呢。


银白色的头发真好看呀,勇利忍不住从石头后面跑出来,站在小溪边上踮起脚往陌生人的方向看。陌生人的头发晶莹又雪白,像冬天的第一场雪一样漂亮。透过树叶缝隙洒下来的阳光淡淡地披在他的身上,映得那一头银发熠熠发光。勇利不自觉看得出了神,跨前一步想离得近些,结果踩进了溪水里,噗通一声掉了进去。


“咿呀,勇利!”


小优吓得叫了起来,却因为不会游泳,只能站在岸上干着急。勇利在冰凉的水里扑腾了两下,脚下突然碰到一块结实的冰块,轻巧地把他从水里托了起来。


冰块摸上去非常冷,但是它救了勇利一命。勇利跪在冰块上咳了几声,把喝进肚子里的溪水吐出来。他擦擦嘴角抬起头来,却发现原本背对着他的陌生人走到了他的跟前,还冲他温柔地微笑着。


陌生人的头发很好看,长得也很好看。精致的五官,天蓝色的眼睛,锁骨处有一串银白的雪花印记,像碎钻一样闪闪发亮。勇利呆呆地盯着他的脸看,连对方伸过手来也没注意到。


漂亮的人眨了眨眼,直接自己牵起了勇利的手,扶着他站起来。


“小可爱,你没事吧?”


漂亮的人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勇利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好像在做梦一样。他傻愣愣地点了点头,盯着对方皮肤上的雪花印记,问:“漂亮姐姐,你也是精灵吗?”


漂亮姐姐一愣,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勇利的脑袋,笑着回答:“我是冰精灵哦,不过我不是漂亮姐姐呢。我叫维克托,是漂亮哥哥哦。”


勇利大吃一惊,惊讶地摸上维克托的银发:“可是森林里长头发的都是女孩子呀,维克托哥哥为什么会有和女孩子一样长,一样漂亮的头发呢?”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维克托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我比女孩子们都漂亮吧。”


小溪里漂亮的水精灵美奈子不满地踹了一脚冰块,可是没起什么用。勇利仔细看了看维克托,用力点了点头:“嗯,一定是这样的,因为维克托很漂亮。”


水里的美奈子生气地去踢勇利站着的小冰块,把冰块踢得翻了个个儿。勇利吓得大叫了一声,维克托连忙搂住个头小小的木精灵,把他放到自己站着的大冰块上。勇利拍拍胸脯,连忙蹲下来对水面道歉:“对不起呀美奈子姐姐,我不是说你不好看呀。”他扯扯维克托的手,催促他:“快点,你也要给美奈子姐姐道歉。”


维克托眨眨眼睛,学着勇利的样子蹲下来,也对着水面说道:“对不起美奈子姐姐。”


这么一来美奈子也不好意思了,从水里冒出头来,红着脸说没关系啦,维克托确实很漂亮呢。


美奈子说要和小优一起去森林西边玩。小优看到勇利和维克托聊得很开心,不打算打扰他们,便点点头。和美奈子还有小优道了别,勇利转过头,问蹲下来后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维克托:“维克托是旅行到这里的吗?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呢。”


维克托点点头:“我是跟着水流一起来到这儿的,今年是第一次来哦。”


“那,我来给你当向导,带你逛逛森林吧。”勇利锤了锤自己的胸膛,很是自豪的样子,“这座森林里所有好玩的地方,所有好吃的东西,我都知道哦。”


“那真是太棒啦,”维克托笑眯眯地歪歪头,“可是我是冰精灵呀,没有水没有雪的地方我过不去的。”


勇利站起来往周围看了看,泄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初春的森林里几乎没有残留下来的白雪了,小溪又只有这一条。除了这条小溪流过的地方,他哪儿也不能带维克托去玩。


维克托看到勇利不开心的表情,伸手抱了抱他的肩膀:“没关系的哦。我第一次来到这里,这条小溪作为玩耍的地方已经够啦。小可爱只要陪我在小溪里玩就可以了哦。”


勇利擦擦鼻子,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那好,那我来告诉你这条小溪哪里的小鱼最多,哪里能看到七种颜色的彩虹,哪里的鹅卵石最大最圆。”


·


勇利很喜欢维克托。维克托的头发比雪还要晶莹,维克托的眼睛比天空还要澄澈,当维克托在冰面起舞时,连阳光都不如他那样耀眼。


勇利拜托维克托教他如何在冰上舞蹈。维克托在小溪的一角施了魔法,冰冻出一块不大不小的地方来。一大一小两人每天都在冰块上旋转,奔跑,跳跃,哪怕摔出一身青紫也开心得不得了,坐在冰面上哈哈地笑着。


勇利作为木精灵,没想到在冰上还挺有天分的。他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在冰上奔跑和舞蹈,每天每天都不知疲惫地在冰上玩耍着,明明连维克托都累得气喘吁吁的了,他还是精神百倍地在冰上转来转去。


“小可爱真有精神呢,每天都感觉不到累一样。”


维克托坐在冰块上休息,看着勇利兴致勃勃地滑着冰,忍不住夸奖道。勇利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因为我是木精灵嘛。大树一直一直都站在一个地方,不能活动也不能离开。不管多大的风,多重的雨,它都能拦住,非常有力气,所以我的体力也就很好啦。”


维克托揉了揉勇利的脸蛋,夸道:“木精灵真的好厉害呢,真让人羡慕。”


“但是木精灵不够漂亮呀。”勇利有点害羞地摸着自己被维克托揉过的脸蛋,“花精灵和水精灵就很漂亮,维克托也是,冰精灵也非常的漂亮呢。”


维克托摇摇头抱住勇利:“勇利是很漂亮的哦。真的,非常非常的漂亮的。”


很多人都说勇利既善良又热心,夸他是好孩子,但是还没有人说过他很漂亮的呢。勇利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又很开心。毕竟这可是维克托说的,是那个和女孩子一样漂亮的维克托说的呢。


勇利捧着脸开心地笑嘻嘻的,维克托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勇利,小可爱,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恩?是什么?”


维克托拍了拍他们坐着的冰块,此时这冰块已经变得小了很多了:“今天是我最后一次陪你玩了哦,明天你就会找不到我了。”


“诶?”


勇利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着急地拉住维克托的胳膊:“你要走了吗?你要离开这里,回你自己的家去了吗?”


维克托笑着摇摇头:“不是哦。我们冰精灵是没有家的,走到了哪里就留在哪里,直到再一次与水流一次去到下一个地方。我还会留在这个森林里,但是春天要来了,我也就要休息了。就像小可爱到冬天就要冬眠一样,到了春天冰精灵就要休息了哦。”


勇利闻言松了口气,但手依然拉着维克托的手臂:“那等你醒了,还会来找我玩吗?”


维克托扬起一个柔软的笑容。他弯下身,轻轻吻在勇利的额头上,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小可爱这么喜欢我,我当然还会来找你的呀。”


第二天,小溪里的冰块全都化了,维克托也不见了踪影。勇利在小河边坐了整整一天,直到下一天清晨的太阳升起,他才擦了擦脸,回到自己的大树身边。


春天终于完全降临,森林里哪里都没有寒冷的冰雪了。树木长出新芽,花朵绽放花苞,森林里的小动物纷纷醒了过来,重新在森林里欢快地跑来跑去。


木精灵勇利还是和以往一样,每天都在森林里走来走去,帮掉下来的小鸟回到小窝,把压住小鹿的石头搬开,和小优还有美奈子姐姐聊聊天,听女孩子们抱怨新开的花颜色不够浓,做不了漂亮的染甲。


只是每一天日落前,他总要跑到小溪边上,眼巴巴地盯着波光粼粼的溪水,希望能看见那个漂亮的冰精灵。


他等啊等啊,从新芽等到落叶,维克托还是没有出现。勇利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大树边,和小优说了晚安,钻进大树的树干里准备冬眠。


维克托是不记得和自己的约定了吗?还是说冰精灵都这么贪睡,从春天睡到秋天还是不想起床?勇利嘟囔着等睡醒后一定要找维克托问清楚点,不知不觉沉入了睡梦的怀抱。


他再次醒来时,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属于春季的暖阳毫不吝啬地向大地播撒温暖。勇利火急火燎地冲去了小溪边上,然而看见的景象让他失望不已。


小溪里没有冰,没有雪,因此也就更没有勇利希望见到的那个银白色的身影。他失望地坐在岸边,一股酸楚涌到鼻尖,害得他眼眶都热了起来。


美奈子醒的比勇利要早,看见这小家伙抽抽搭搭地开始掉眼泪,连忙靠过去揉他的头发:“勇利不要哭,我看见维克托了哟。只是今年春天有点太暖和了,冰雪融得太早,那家伙又太贪睡了,所以才没等到你的。”


她拍拍勇利的脸蛋,安慰他说:“没关系啦,今年冬天来的时候你睡晚一点,一定就可以见到维克托了。”


勇利吸着鼻子,抬起小手擦擦眼角的眼泪,用力地点点头。


“恩!”


·


时间过得飞快,仿佛一晃眼间,勇利期待的冬天就到来了。从深秋起就有点昏昏欲睡的勇利没有待在自己的大树里,他抱着膝盖坐在小溪边上,一打瞌睡就掐自己一把,不让自己坠入甜美的梦乡。


小鸟飞走了,树叶落光了,其他的木精灵还有花精灵纷纷睡着了。睡得最晚的水精灵美奈子打了个哈欠,游到小溪边上揉了揉勇利的小脸蛋,问他:“勇利,你冷不冷呀?”


勇利摇摇头,嘴唇却冻得发抖。美奈子苦恼地在原地游了好几圈,但还是想不出办法能让勇利感觉暖和点。一阵北风刮过,勇利抱着肩膀打了个寒颤,一件厚实的外衣却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披在了勇利的身上。


勇利好奇地抓住了外衣,这是用很厚的落叶一片片一层层缝在一起做成的衣服,没有棉花那样暖和,却能为他挡住袭来的风雪。这是谁送来的呢?他一边想着一边抬起头往天上看,脾气并不好的风精灵尤里双手交叉着站在空中,不以为意地对勇利哼了一声。


“这是你姐姐拜托我送给你的,用她那棵树落下的树叶做成的。”他摆了摆手,随便完成了任务便抽身飞走,唰地一下消失在了空气里。勇利还没来得说声谢谢,尤里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只好轻轻拍拍那件厚厚的树叶衣服,小心仔细地穿好它,抱着膝盖继续坐在小溪边上。


水面上终于开始结起了冰,薄薄的一层覆盖在清澈的小溪表面,像水晶一样漂亮璀璨。随着水面的结冰,水精灵也入睡了,只剩下勇利一个人还等在水边,呼出一口口灼热的白气。


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转眼,冰层堆积了起来,变得雪白而深厚。勇利感觉眼前闪起了一阵光,刺得他眼睛有点疼。他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水面上,一个银白色的身影悄悄站在了冰面的中心,微微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修长的身体,洁白的肌肤,裸露出的锁骨上躺着一串漂亮的雪花。尽管他晶莹又雪白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短,但勇利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和自己一起玩耍过的冰精灵维克托。


太好了,终于等到他了!


勇利一下从原地蹦了起来,抓着外衣往小溪中心跑过去。蹲了太久的双腿有点发麻,勇利差点滑了一跤,踉踉跄跄地跑到了冰面上,噗通一声坐倒在了维克托的身边。低着头的维克托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去扶他。勇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抓着维克托的手站了起来。


他拍拍腿上的冰渣,兴奋地抓住维克托的手。维克托的表情像是对勇利饶有兴趣似的,歪了歪头朝他微笑起来。


“你好呀,小可爱。你应该是木精灵吧,怎么现在还醒着呢?”


“诶?”勇利被他问得一愣,焦急地抓紧维克托的手,“维克托,是我呀,我是和你一起玩过的勇利啊。你,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


维克托吃了一惊,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把勇利瞧了个遍,最后还是抱歉地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记得了。你和我一起玩过吗?”


“当然啊,我们一起玩了好久的!”


勇利急地都要在冰上跳起来了,维克托见状连忙把他拉住,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虽然知道你很着急,但是要小心一点啊,小可爱。木精灵在冰上很容易滑倒的,你得很小心才能不让自己受伤。”


温柔地话语让勇利的鼻尖一下酸了起来,热乎乎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他漂亮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滴答滴答地敲在冰面上。他脱力地拉住维克托的双手扑进他的怀里,滚烫的泪水顺着对方的胸膛直流而下,融进脚下那一片寒冷彻骨的坚冰中。


“你不记得了……”


他抽抽噎噎地哭着。


“你都不记得了……我怎么会在冰上滑倒呢,就是你教我如何滑冰的啊。”


勇利哭泣着,在维克托还来不及反应时,转身落荒而逃。


冬日的寒冷和心中的悲伤让他没出息地决定逃避,姐姐亲手为他制作的衣服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被他留在小溪中的维克托的呼唤也被他全数抛在了身后。他咬着牙跑回自己的树那里,流着眼泪钻进温暖的树干中。


不知道窝在被窝里哭了多久,勇利哭累了,终于迷迷糊糊地沉入了梦乡。梦里有冬日的暖阳,有和煦的清风,有晶莹的冰雪,还有记得他的,呼唤着他勇利的维克托朝他微笑。


不知道这一切是梦的勇利终于破涕为笑,跑过去扑进维克托的怀里。


对啊,这样才对啊。


躺在树干里的木精灵脸上还挂着泪痕,嘴角却扬起了喜悦的笑。他沉浸在美好的梦境里玩耍着,直到属于春天的光芒穿破云层,照射到他的小脑袋上。他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从被窝里坐起来。


勇利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坐在被窝里发着呆,好让睡了一整个冬天的混沌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梦境和现实的记忆一同逐渐复苏,勇利愣了愣,突然跳起来拔腿冲出树干。


顺着无比熟悉的小路赶到溪边,勇利气喘吁吁地四下张望,终于在角落处看到了那个银白色的身影。他小心地跳上小溪中冒出头来的石块和尚未完全融化的冰块赶到维克托身边,一边大声叫着对不起一边伸出手去,想要抓住维克托柔软光滑的手臂。


然而他却扑了个空。维克托站着的那块冰块终于融化干净,他银白色的身体变得透明,在勇利抓住他的前一秒散在了空气里。


春天来了。


维克托已经离开了。


勇利前扑的身体一个不稳,噗通一声摔进了小溪里。刚好醒过来了的美奈子赶到勇利身边把他扶起,又焦急又好奇地抓住他的肩膀,问道:“怎么样,勇利,有没有见到维克托?”


勇利呆呆地坐在水里,点了点头。


“那不是很好吗!”美奈子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也因此更加疑惑,“可是你看起来并不高兴啊,勇利。发生什么事了?”


勇利眨了眨眼睛,看向美奈子:“可是他不记得我了,美奈子姐姐。维克托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忘了教过我滑冰,他连我是谁都忘了。”


“傻小子,那是当然的啊。”


另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勇利和美奈子转过头去,同样是木精灵的真利姐姐摇着头走上前,拍了拍勇利的头。


“之前我不知道你想要等的是冰精灵,不然我早就阻止你了。勇利,冰精灵一到春天就和冰一起化了,等到冬天水结冰,他再诞生的时候,他就不是之前的那个冰精灵了。”


“不,不可能!”


勇利一下站了起来,攥着拳头狠狠地摇头:“我不信!维克托只是很久没见到我,一时想不起我而已了。他是维克托,他就是!”


真利叹了口气,没有和勇利继续争辩,而是转身进森林里找了另一位年龄比较大的木精灵。听懂了来龙去脉,那木精灵同情地看着勇利,上前摸了摸勇利的脑袋。


“真利说的没有错哦,勇利。冰精灵和我们不一样,如果他一旦化掉了,他就是消失了。哪怕再一年冬天诞生的冰精灵有着一样的外貌,他也不是同一位冰精灵了。”


可是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啊。


勇利感觉很委屈。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维克托也想不起自己和他在一起玩过的事情了。他瘪着嘴吸吸鼻子,决定不相信其他人的说法,直接去找树婆婆求她帮忙,让维克托能够想起他。


树婆婆是森林里最年老的木精灵。她活了很久很久,森林所有的木精灵都没有她年龄大。她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要怎么帮维克托回想起记忆的。


树婆婆和其他的木精灵相比起的要晚一些,勇利便乖乖等在树婆婆的大树外边。好不容易等到树婆婆起床,勇利连忙跑上前去解释了自己的请求,可怜巴巴地盯着树婆婆看。


树婆婆拿起她钟爱的拐杖摸了摸,招招手让勇利走到自己身边,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是对的,亲爱的。冰精灵只是容易忘记某一个冬天的记忆,他们还是原来的那个冰精灵。只不过因为什么都不记得了,其他人就都以为他们只能存在一个冬天。”


“果然是这样!”勇利激动地小脸通红,兴奋地挥了挥手臂,“维克托可是和我约好了要再次一起玩的,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树婆婆微笑着点点头:“但是,亲爱的,我并没有办法帮你让他想起来。对于冰精灵而言,遗忘才是常态。冰化成水,水结成冰,似乎还是原来那块冰,但又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和冰精灵成为朋友的人们,除了那一个冬天以外,便再也没办法和身为他们朋友的那位冰精灵见面了。”


“怎么会这样……”勇利失望地垂下脑袋,感觉眼泪又要冒出来了,“那,我就再也见不到维克托了吗?”


“也不一定,亲爱的,不要哭,”婆婆伸出手去擦了擦勇利湿润的眼角,“冰精灵是有可能想起某个冬天的记忆的,但是要等多久,没有人知道。我没有遇见过亲自等到冰精灵的人,只有过听冰精灵叙说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故事的人。”


“要想和身为朋友的那一位冰精灵见面,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等。”


“你要等很久,很久。”


勇利怔了怔,抬手擦了擦脸。


“没关系。”


他笑得很坚定,像是做下了什么无比巨大的决定;同时他又很轻松,似乎做下这决定是再合理不过的事切能够。


“我愿意等。维克托答应过我,会再来找我玩。”


“我相信他。不管多久,我都会一直,一直等下去。”


·


从那一天开始,森林里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木精灵。


每到冬天,其他的精灵们纷纷睡去,只剩风精灵还醒着的时候,这个小木精灵却没有和他的同类一样选择冬眠。他总是乖巧地披着一件有很多树叶做成的衣服,一个人坐在小溪边上。


如果有人问他,他总会回答,他在等一个朋友。


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小溪里的水冻成了冰,又化成了水,再冻成冰,又再化成水。每一个冬天开始的时候,随着小溪的水结冰,那道银白色的身影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洁白的冰面上。他总是眨一眨那比天空还要清澈的眼睛,向等在溪边的勇利绽开温柔的微笑。


“你好呀,小可爱,你是木精灵吗?”


不再是嘴初的惊慌和失落,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再是年轻小精灵的勇利和维克托一样,扬起同样温柔的笑容。


“恩,我是木精灵。你好呀,你是冰精灵对吗?”


周而复始,反反复复。时间的长流和小溪里的水不一样,它隐晦的,却翻腾着向前呼啸而去。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时间一年年过去,一年年消逝。


不知不觉,勇利的树已经三百多岁了。


花精灵小优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去世了。花精灵和木精灵不一样,花朵要比树木娇嫩脆弱得多,没过几年她便已经步入了老年,安详地离去了。木精灵真利姐姐在两百年前不小心染上了病,身体变得虚弱很多,早早地也去世了。水精灵倒是可以活很长的时间,然而一百年前的一场山洪冲走了美奈子。


渐渐地,身边的朋友一个也不剩了。


当年美奈子失踪后,勇利曾经以为维克托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冰是由水冻成的,如果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汪了,那冰精灵肯定也不会是以前的冰精灵了。但是很万幸的,那年冬天等在小溪边的勇利看到的还是两百年一如既往的,那抹银白色的身影。


尽管不清楚原因,但似乎是因为什么地下水的缘故,维克托才留在了这里。勇利并不明白这其中的因缘,他只是很开心维克托还在。如果维克托也离开了,被树木留在这座森林的勇利,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森林里不断长出新的树木,新的花朵。新的水精灵是个可爱的小伙子,性格活泼得不像是水精灵,反而像是火精灵一般。在听说了勇利的故事后,这个叫做健次郎的少年对勇利很是崇拜,自告奋勇担下了负责叫勇利起床的重任。从几十年前起,勇利就没办法坚持到冬天还不冬眠,所以只好拜托健次郎在春天快来之前把他叫醒,好让他和这一年的维克托见见面。


这样的日子平淡舒缓,但勇利这几年来却产生了些烦躁和焦急。


身为木精灵的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大树已经很老很老了。普通来看的话,要不了多久,勇利的树就要枯死了。


而他,也将跟着自己的树一同寿终正寝,化为泥土。


勇利很着急。他想要再听听维克托呼唤着他名字的声音,想要再看看维克托看向他时那美丽纯净的双眼,想要再和维克托说说话,告诉他自己很想他,自己一直在等他。


他想要见维克托一面,哪怕只是一面也好。


这一年,健次郎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勇利醒过来。尽管树木已经垂垂老矣,勇利的外貌却还是当年那样小巧可爱。只是他那对深红色的眼中再也不见年轻的活力和生命力,只有时间堆积带来的睿智,和即将面临死亡的安静。


勇利一睁开眼就明白了,他要死了。


趴在他身边的健次郎既着急又担忧,然而他没有关切地询问勇利身体感觉怎么样,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扶了起来。


“勇利,快到小溪边来。”


他激动又悲伤地叫道。


“我今年一醒来,那个冰精灵就问我说这是哪里。他说他有一个约好了要见面的朋友,想要让我帮他找找他的朋友。”


“他说他的朋友是个木精灵,长得很可爱,头发软软的像嫩芽一样;他说他的朋友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滑冰;他说他朋友很可靠,明明只是小小的木精灵,却和大树们一样坚强一样厉害。”


“他说他的朋友名叫勇利,是个又可爱,又聪明,又可靠的木精灵。”


健次郎拉着勇利颤抖起来的手,轻轻往小溪边拽。勇利被拉得趔趄了一下,却立刻拔腿向前走去。


他已经很老了,早已跑不动跳不高。哪怕他用尽全力走路,也只是一步一步往前挪动。勇利急得满头都是汗水,被路边的石子一绊摔倒在地,尝试了两次站不起来,便干脆在地上爬着往前去。


石子刮伤了手掌,土壤弄脏了双腿。汗水从发梢处滑落到了眼角,糊了勇利的视线,他只来得及随手略一擦拭,便继续向前爬去。


小溪越来越近,寒冷的感觉也越来越近,可勇利却觉得这股寒气无比温暖,就像是冬日的暖阳,像是朋友的掌心。


像是三百年前与维克托告别时,他被拥入的那个怀抱。


勇利停了下来,坐在了原地。面前的小溪只剩一层薄薄的冰,冰块的融化已经肉眼可见。站在小溪中心的身影一身银白,锁骨处躺着一串漂亮的雪花。他听到声音看向了勇利,那对和天空一样美丽的眼睛和勇利对视后,涌上的满是喜悦和熟悉。


“勇利!”


勇利笑了起来。


他终于等到了。


在他能存在的时间的最后一瞬,他终于等到了三百年前的维克托的归来。


·


维克托走到小溪边上坐了下来,摸了摸勇利的头发。


“好久不见,小可爱。”


勇利嗯了一声,拉住了维克托的手。


“好久不见,维克托。我很想你。”


维克托闻言笑弯了双眼。


“我也是,勇利。但是很可惜啊,你实在是个小懒虫,起床气的太晚了。我已经差不多要睡觉了,今年冬天不能陪你玩了。”


勇利摇了摇头。


“没关系,维克托。我也要睡觉了,我们可以一起进入梦乡啊。”


维克托好奇地眨了眨眼。


“小可爱也要在春天睡觉吗?”


勇利笑着回答。


“因为我也刚好有点困啦。”


维克托很理解地点点头,捧着勇利的脸亲了亲他的眉心,把他抱进怀里。他抱着勇利轻轻躺下,伸出一只胳膊给勇利充当枕头。


“那就睡吧。晚安,勇利。”


勇利轻笑起来,往维克托的怀里钻了几分。


“恩,晚安,维克托。”


初春的阳光穿过还光秃秃的树枝,轻轻洒在他们的身上。空气中几乎没有任何烟尘,暖黄色的光在他们身边画出一个个光圈。


春天来了。


·




·当时更新时看到第九集前后的产物


·当时构思这篇是想努力影射到第九集为止我理解的原著。打定主意退役的勇利,我觉得他是时间到了后便会化为尘土的木精灵。而被世界以及勇利期盼着回到冰场上的维克托,是能够重新诞生的冰精灵。


·最后一句话,不要打我



他俩真好
/白笔被自己一个不小心摔坏了只能手动留白orz

原声集出了…
听着听着哭出了声
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带着寒意的礼拜四的深夜
翻墙爬油管啃生肉的日子似乎还历历在目,恐怕没有哪部番会让我如此为之疯狂了。非常高兴能遇见你,YOI。

夏天日常( σ'ω')σ
水彩是硬伤